【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】安迪尔甜瓜重生记

2020年01月14日 11:38   来源:新疆日报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
  阿勒泰新闻网讯:(新疆日报记者 谢慧变)深冬时节,记者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民丰县安迪尔乡。出了村庄,没走几步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。

  黄色沙丘上是星星点点的胡杨、梭梭,和沙丘相连的是大面积的甜瓜地,瓜垄上散落着大片干瘪的瓜秧,远处牛羊正在啃食。

  就是这片沙漠,几十年来,承载着安迪尔人的欣喜与忧愁。

   晚甜瓜带来的“甜”

  2019年12月24日中午,阳光微暖,安迪尔乡繁荣村村民麦提托合提· 麦提如则赶着羊群往荒漠里走,嘴里哼着小曲。300多只羊走在一起,个个膘肥体壮,场面很壮观。

  麦提托合提介绍,2019年晚甜瓜大丰收,他种了50亩,卖了22万元,用这钱买了200只羊,准备育肥后开春卖掉。种瓜、养羊,他一年都在忙碌。

  “好多年没卖过这么好的价钱,原来一两块钱一公斤,现在七八块,专家建议我们改种晚甜瓜是对的。”麦提托合提说。

  麦提托合提种瓜赚了不少钱,近些年也亏了不少。所以,2019年瓜没摘前,他仍提心吊胆。“2020年就没啥顾虑了。”麦提托合提搓了搓手,咧着嘴笑了。

  繁荣村是安迪尔乡人口最多的村,也是甜瓜种植面积最大的村。2019年,仅这个村就有267户村民和麦提托合提一样尝到了甜头,仅仅依靠种晚甜瓜,就实现人均增收6000多元,村集体经济收入108万元。

  “每一个关键环节都有自治区的专家来到地里指导,想种不好都难。”努尔麦麦提· 尼亚孜说,他2019年种了40亩甜瓜,卖了18万元,加上红枣的收入8万多元,他不仅还清了银行贷款,还存了不少钱。

  最近,自治区科协驻民丰县安迪尔乡“访惠聚”工作队总领队兼繁荣村工作队队长、第一书记谢国政有些发愁,如何引导村民科学合理消费?他每次入户都会跟村民讲:“要有理财意识,要把2020年生产的钱留足。”

   曾经种瓜靠运气

  安迪尔乡1998年开始种植甜瓜,至今有20余年历史。

  最早让安迪尔甜瓜大面积推广种植的是肖永祥和他的叔叔。肖永祥是河北人,2001年来到安迪尔乡。

  “第一次见到这种瓜是在库尔勒,有村民拉着瓜卖,无意间尝了一口惊呆了。”肖永祥回忆,那会儿他已经做了七八年甜瓜生意,没碰到口感这么好的。他不仅买了所有的瓜,还和叔叔一起跟着村民来到了安迪尔乡。

  当时乡里只有几十户村民在种,没有形成规模。肖永祥决定留下来带着村民一起大规模种植。

  就这样,短短几年时间,在肖永祥的带动下,安迪尔乡甜瓜种植面积便从几百亩增加到了4000亩,平均每亩销售额近3000元。沿着沙漠公路,安迪尔甜瓜走出大漠腹地,远销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地。

  然而,2011年开始,安迪尔甜瓜暴发蔓枯病,先是叶子发黄,随后大面积枯死。

  “每年都在尝试,但传染速度太快,根本控制不住。”安迪尔乡党委书记邹世音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,深知村民的无奈。

  邹世音分析,当时种子质量参差不齐、土壤肥力下降,再加上村民粗放式管理,发病是早晚的事。

  从那以后,很多村民开始减少种植面积,后来甚至有点儿“谈瓜色变”。“2017年全乡甜瓜种植面积仅有1138亩,产量难有保障。运气好能有点收入,碰上蔓枯病,甜瓜都成了牛羊的‘口粮’。”邹世音说,原来村民抢着种,后来得靠村干部挨家挨户动员村民种。

  艾斯卡尔· 麦提托合提2016年种了20亩甜瓜,因为大面积暴发蔓枯病,最后只卖了2万多元,仅能保本。2018年、2019年,村里号召大家种植晚甜瓜,艾斯卡尔实在没勇气尝试。他说:“原来种瓜靠运气,现在专家来了,靠实力。”看着晚甜瓜连续两年稳定增收,艾斯卡尔打算2020年种植20亩。

   甜瓜重生的秘密

  2018年全乡晚甜瓜种植面积3200亩,2019年达到6000亩。和艾斯卡尔一样,很多村民重拾信心,这份信心源自于自治区科协驻安迪尔乡“访惠聚”工作队。

  安迪尔乡2017年实现脱贫摘帽,“访惠聚”工作队把巩固脱贫成果、防止返贫作为工作重点,叫响安迪尔甜瓜品牌成为带动村民增收的重要手段。

  谢国政多次召集工作队队员和乡村干部、种植大户一起商议种瓜事宜。同时,多次邀请新疆农科院、新疆农业大学的甜瓜种植和植保专家现场技术咨询“把脉会诊”。

  2017年12月底的一次座谈令谢国政印象深刻:“专家、干部和村民一起讨论,持续了近一天时间。”最后,自治区农业科学院郭文超、玉山江· 买买提等专家一致认为安迪尔乡应尝试种植晚甜瓜而不是早甜瓜。玉山江解释说,晚甜瓜种植和早甜瓜相比晚30天,关键生长期错开高温时段,可避免病害大面积暴发;此外,还可解决红枣和甜瓜争水问题;晚甜瓜上市时间更晚,市场优势更大。

  专家团队的观点得到了工作队、乡党委的认可。然而,改变村民的种植习惯并不是容易的事。

  谢国政说,为了避免暴发大面积蔓枯病,工作队要求村民统一种子、统一种植、统一管理。比如播种时要求每个坑里放2颗种子,村民总认为越多越好,要放四五颗进去,这样无形中增加了成本。瓜种下去后,8月中旬要留瓜、掐尖、打岔,一般每个瓜秧上留1—2个最佳,总有村民想多留几个,最后往往一个好瓜都没有。

  为此,工作队多次邀请专家到村里,在甜瓜生长关键时期,深入田间地头手把手给村民教技术。同时加强田间管理,组建田间巡逻队,发现病害及时根除、消毒,避免交叉传染。“现在甜瓜生长的关键时期,很多村民晚上不睡觉,打着手电筒在地里转。”邹世音说,村民们种瓜的理念正在发生改变。

  2019年,安迪尔乡甜瓜实现大丰收,全乡6000亩甜瓜,实现产值近2000万元。

[责任编辑:阿衣多斯 ]